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童装女王从广州走向世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46:03 阅读: 来源:冰垫厂家

服帖的黑色正装,小巧精致的胸针,白色T恤上印着一只戴帽子的小狗——这是董文梅一手创立的童装品牌T100。

董文梅坐在高德置地冬广场40楼的办公室中,落地窗外广州CBD一览无遗,阳光下的小蛮腰在熠熠生辉。17年前,她从重庆来到广州,当时还没有小蛮腰,没有珠江新城,更没有她的T100童装。

17年,董文梅从医生跨越为商人,从商人到设计师,又从设计师转型为企业“掌门人”,曾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变成一位叱咤商场的童装“女王”。每一次身份转变,她都在朝着服装设计梦想进发。如今,她的品牌已经成功从羊城走向全国,并开始走向国际,她所渴望给世界带来的善与美,也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成长:在爱与美中萌发设计梦

劳模母亲让董文梅自小明白,做人要脚踏实地,对社会做实实在在的贡献。董文梅的父亲则是一个浪漫而前卫的文艺工作者,吹萨克斯、口琴。耳濡目染之下,成为了董文梅最早的美学“课程”。

董文梅出生在重庆市一个劳模家庭。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的墙面上就贴满了奖状,那是妈妈获得的荣誉。

与荣誉并存的,是父母对于董文梅的疼爱。“爸爸妈妈从小就一直告诉我,我就是他们的小公主。”董文梅告诉记者,相对富足的家境与充满爱意的环境,让她的童年无比单纯而无忧;自由开放的家庭教育,让她自幼思维开阔。在小文梅心里萌发的是一份对“大同社会”的追求:“小时候每当有人问起我的理想是什么,我总会回答,人人老有所养。”

改革开放之后,母亲下海经商,在重庆新华路开了一家服装店。受其影响,8岁的董文梅开始有了自己的兴趣:给娃娃做衣服。到了初中,她开始给自己设计衣服。从那时候起,她萌发了一个属服装设计梦。

可是,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即使在开放的家庭,也难逃传统观念的束缚。

到了考大学时,董文梅想报考北京服装学院,而父亲则对她的志向嗤之以鼻:“做裁缝,能有什么出息!”董文梅一再坚持,但最终还是拗不过父亲,填报并考取了父亲想让她去的学校——重庆医科大学。

尽管没有上成服装设计学院,董文梅并没有放自己的服装设计梦。“读了大学后,我就去上服装选修课、短训班,还辅修了服装专业课程。我觉得只要坚持梦想,那就一定能实现。”

学业之余,董文梅给母亲的服装生意帮忙,主要是挑选衣服款式。因为年轻熟悉潮流,审美眼光又独到,她选的款式总是热卖,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触碰梦想。

下海:从手术刀到裁布刀

在医院见惯了生老病死,让董文梅倍感压抑。同时也让她意识到生命无常,人应该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让一生白活”。为此,她毅然决定辞职下海,前往广州从事服装生意。

毕业之后,董文梅按专业被分配到了重庆万盛区医院,成为了一名泌尿外科女医生。

做了两年医生后,董文梅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医院的工作:“且不说泌尿科基本都是男病人,我一个女孩不方便。更主要的是,我发现自己接受不了医院压抑的氛围。”从小在充满善与美的环境中长大的董文梅,每日面对着生老病死,目之所及尽是痛苦。即使外科大夫收入高于平均水平几倍,董文梅仍然明确这并不是她想做的事业,开始萌发辞职念头。

但是,父亲坚持认为医生是一个受人尊敬又稳定的职业,并不赞同她的想法。反倒是母亲给了她鼓励:“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她一边在医院上着班,一边兼职开服装买手店。为此,她经常在节假日赴外地进货,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她开始和广州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工作没几年的董文梅每月收入已然不菲。工资加上兼职,有时候一个月的收入足够付一套房子的首付。

医生与服装店主,两份工作的体验给董文梅带来的感觉截然不同。眼看已经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在服装生意上又已经积攒了一定的经验,她坚定了辞职的念头。

“人只要够努力,没什么事是做不到的。只有一件事情永远不可能被人掌握,那就是生命。因此,我更要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让有限的一生白活。”董文梅终于说服了父亲,从医院辞职后,调整了几个月,开始全职做服装贸易。

1998年,董文梅离开重庆,前往寻梦之地——广州。

淘金:第一个月就挣了40万

对董文梅而言,广州是一个面向全世界的窗口。在这里,她赚到了南下的第一桶金,却也遭遇了外贸形势恶化背景下的滑铁卢。危机之下,她下定决心要转型打造自己的品牌。

在广州的淘金之旅,开局出奇的顺利。

在重庆做买手店的时候,董文梅已经积累了一些服装行业上的人脉。来到广州后,这些人脉帮助她赚取了第一桶金:第一个月,她挣了40万元。

那时候她设计一条裙子,自己找裁缝做出样衣,然后自己穿上当模特,到影楼拍照做成宣传海报,再拿给写字楼里的批发商看。批发商看了这条裙子,被她别出心裁的设计所吸引,立刻就决定订货。董文梅随即找到三元里的一家小工厂开始批量生产。第一天,一千多条裙子被批发商拿走,第二天她得到的反馈非常好,自己设计的裙子不愁卖不出去,在那之后,她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

这是董文梅的第一桶金,通过这些批发商,她第一条设计的裙子被卖到了全国各地。“我喜欢做设计,就想把自己的审美情趣通过衣服传递出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只想做一个服装买手,设计师的梦想一直在她心中,生根发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

在广州的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短时间内,董文梅已经挣了数百万。事业打稳根基的董文梅决定北上,去北京继续开拓市场。在北京,她给一些外国品牌做贴牌设计,也做着外贸,服装销往俄罗斯和欧洲。越来越多来自国外的订单,像是对她的肯定。她想,原来自己的设计真的不错。

那段时间的董文梅,为了贸易需要成了空中飞人。“那时候把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里,觉得时间很不够用,不是在坐飞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即便1999年回重庆生下女儿,她也只休息了10天,就抱着孩子又搭上了从重庆飞往广州的航班。

好景不长,赚了几年钱之后,外贸单慢慢没那么好做了,粗放的贴牌贸易遇到瓶颈。2001年,在一笔销往俄罗斯的数千万元大单中,俄罗斯买家跑单了。那次生意,董文梅亏了足足两千多万,几乎输光了全部积蓄。“如果不是因为尚有家底,恐怕真的就得家破人亡了。”董文梅开始考虑,没有自己的品牌,就没有保障,“不能这么一直为他人做嫁衣裳”。她开始谋划转型,打造自己的品牌。

转型:打造中国的童装品牌

新打造的童装品牌在一开始备受轻视,许多商场拒绝让董文梅进驻。董文梅没有放弃,反而憋了一口劲:“他们越瞧不起,我越要把品牌做出来,让他们看到中国的品牌也可以做成名牌!”

就在满心想着如何开始第二阶段事业的时候,一起家庭事故几乎彻底击垮了董文梅——在一次全家自驾游的出行中,车祸夺走了母亲的生命。在她的心里,母亲从小是一个榜样一般的人物。很长一段时间,董文梅都没能走出失去母亲的痛苦,一看到关于母亲的任何东西,她都会忍不住哭成泪人。

直到半年后,她才逐步从悲痛中走出来。“母亲的去世让我进一步明白生命无常,与其在悲伤中虚度时间,不如抓紧时间实现自己的人生意义。”

从母亲的去世,董文梅想到自己的女儿。因为工作的原因,董文梅很少有时间带女儿逛街,常在国外的她看到漂亮的衣服便给女儿买回来,但女儿却总是不愿意穿,问了原因才知道,女儿觉得穿着别扭。后来她想明白了:许多外国设计师都是单身,自己没有孩子,所以设计出来的衣服好看归好看,却不贴合孩子的需要。

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就专门做一个童装的品牌?董文梅开始做设计,做出了第一条黑白色拼接的裙子,让女儿试穿后发现,又好看又舒服。这成了后来的T100品牌雏形,“T是梯形台,100就是100分,我希望每个小孩都可以在自己的人生舞台上快乐勇敢,拿到自己的一百分”。

董文梅从2003年开始品牌创业。起步非常艰难,由于品牌不具备名气,许多大商场拒绝让她进驻。一些商场负责人甚至毫不客气地奚落:“排队想进场的国际品牌多了,你这是什么品牌,把资料放在这里,慢慢等着去吧。”

董文梅没再次发挥坚韧的性格特点,反复地磨,并动用各种人脉,终于在白云机场开起了第一家店。“处女店”的表现没有让人失望:衣服上架后2个小时,在4平方米的店里,她卖了7000元衣服。

有了一定的业绩,也有了和商场打交道的经验,董文梅很快开了第二家店,这次开进了广州友谊商店。一开始商场负责人还只是一种让她试试的心态,不想进驻的当月,T100销量就成了卖场的第一名。

随后,董文梅趁着非典时期经济萧条,将第三家店开到了北京的首都国际机场,前路一点一点地被拓宽了。如今12年过去了,T100童装已经在全国开了300家。

心愿:让更多人感受温暖

企业逐渐壮大,董文梅心中从小对“大同社会,人人老有所养”的梦想也重新开始浮现。“做一个企业,挣钱只是载体,它最重要的是给社会带来价值。”她又想到了劳模母亲。

2012年2月,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带队出访美国,并出席了中美企业家座谈会。董文梅一手创立的T100有幸成为了中国商务部邀请随行的中国服装行业自主品牌,也是唯一受邀参加的童装品牌。此行让董文梅大开眼界。在美国白宫,她亲耳听到了习近平那场“太平洋足够宽广,应能容得下两个大国”的经典讲话。

中国的不断强大,让董文梅心中的责任感越发沉重:国家兴则企业兴,反过来企业品牌如果做强做大了,也可以成为展现国家软实力的一张名片。她立志要做一个有底蕴的企业,一个有情怀的品牌。“我要做一个阳光的品牌,不仅在衣物的用料和生产流程中尽可能做到无毒洁净,而且要让服装设计体现一种阳光的价值理念。”

董文梅想起了童年那个“大同社会,人人老有所养”的理想。企业拥有了一定实力,董文梅从企业内部的福利开始,给员工创造了许多优惠福利:工厂每周都会有一次免费义诊,一些简单的药物都可以在工厂药房免费领取;部分离乡背井过来打工的员工,甚至可以把孩子或老父母接到广州来,由公司提供免费的食宿。“相比起金钱,这样一些福利是希望让员工感受到工作的尊严,还有社会的温暖。”

在社会上,董文梅的慈善事业已经坚持了十多年。助学、关爱特殊儿童,她总是希望把有限的力量倾注给儿童。今年“六一”儿童节,她想请一些山区的留守儿童坐一次飞机,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不同的体验。“在我看来,每个孩子都是天使。”董文梅笑着说。

此刻,她想起了童年,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最初的梦想。

记者手记

做一个精致的梦想家

梦想在很多人看来是个奢侈的词语。它有点遥不可及、不接地气,生计尚未解决,梦想只是虚妄。

此话其实不假。不信,你看看董文梅的成功。自小家境优越,精致生活养成了好品位,眼光独到,买衫卖衫从不失手,穿上自己的设计就敢当模特,一到广州便赚得第一桶金,一条裙子卖向全国。山河辽阔,去到世界哪里都敢闯。即使她自己,也经常说自己是“衔着金钥匙长大的幸运儿”,对时代表以感恩。

当然,这个幸运儿也很争气。她没有在优渥的环境中沉溺,而是用行动演绎。她也没有被无常的世事击垮,即使生意大亏、亲人离去,人生陷入低谷,她也没有失去那点闯劲,反倒从悲伤中吸取力量,重新出发攀上了新的高点。要问幸运之神为何垂眷于她,这难道不也是她靠自己争取得来的?

十几年过去,岁月与经历让董文梅从做着设计梦的女孩,变身成为一家优秀服装企业的女掌门人;从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变成一位叱咤商场的“女王”;同时,这位温柔的“女王”又是另一位“小公主”的母亲。

董文梅的名片上,还印着另一个身份——亲子教育专家。她尝试着把亲子理念从服装延伸至教育领域,在她看来,没有不好的孩子,只有不合格的家长,提到自己的女儿,她脸上亦会露出微笑。如今,她在北大念国学班,下一步计划是到女儿留学所在的英国游学,学习充电,领悟商场之外更多的人生哲理。

在广州这一方舞台上,董文梅不急不慢跳着一场圆舞曲。她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实现梦想并非一定得卧薪尝胆、拼得头破血流,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迈着精致、优雅的脚步,也一样可以抵达。

对话

“人的不幸源于没做喜欢的事”

南方日报:当时在重庆的收入已经不菲,为什么还义无反顾地到广州下海?

董文梅:我做了两年外科医生后,发现很疲惫。即便外科大夫工资很高,但那不是我要的生活。很多人之所以不幸,其实就在于没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我一定要做服装,而做服装就得到广州。那时候我清楚,在重庆做得再好,市场就只有那么大,不会有更大的发展,但是广州不一样,你不仅可以把衣服卖到全国各地,还可以面向全世界。

不过说回来,那时候也是年轻。当医生时的高收入,也一直让我觉得钱好赚,所以就无知无畏。

南方日报:医者仁心,这段工作经历对你后来做企业、做慈善有影响吗?

董文梅:我老公过去也是医生,现在跟我一起办服装企业了,负责流程管理,会格外严谨。现在我们厂区还有员工医院,员工看病吃药都是免费的。老公时不时“手痒”,也经常去帮员工们看病。

我现在做服装,每件衣服都要消毒。拒绝问题布料和染剂,因为小孩子的皮肤是很敏感的。说到卫生还有个现象,现在都在弄“双11”,很多企业会拿次品降价来促销。这种现象我觉得很不健康,我宁可不降价不参加活动,也不会拿残次品忽悠消费者。

南方日报:在创业的过程里,从贴牌生产到做自主品牌,感悟是什么?

董文梅:贴牌生产能赚利润,但是只有做了自己的品牌才有自主权,企业的命运不是掌握在别人手上而是自己手上;把企业做大做强才能增强祖国的软实力,反过来,祖国强大才有企业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南方日报:企业有了今天的成就,父亲还会说裁缝没前途吗?

董文梅:我爸现在还是挺为我自豪的。不过他嘴上还是会说,如果一直做医生现在说不定更好。

成都男科医院哪家割包皮技术好

成都治癫痫药和避孕药不要同吃

咸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患了强直性脊柱炎有哪些明显的症状表现

北京那家医院治疗耳鸣比较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