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整治违规赈酒常德澧县这次动真格的了【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5:09:34 阅读: 来源:冰垫厂家

常德澧县街道上关于整治违规赈酒的标语。 组图/记者刘建勇

“满月酒、周岁酒、三岁、六岁、九岁、十二岁,再到三十六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一直到躺到棺材里,都有人赈酒;结婚酒、升学酒、乔迁酒,哦,还有升职酒。”

常德澧县某酒店老板蒋南国(化名)是这样概括当地的赈酒风。3月底,澧县掀起了一场针对“违规赈酒”的全面整治。即使这场整治,难免会对他的生意带来影响,蒋南国仍然支持这种做法。“我身上的(人情)负担也太重了,有时候实在背不起。”

常德澧县的刘军通过微信告知亲友,自己取消了36岁的生日宴。

3月底,澧县全县开始大面积启动“违规赈酒”的整治。除婚丧宴外,其他的赈酒都不能办。婚丧宴不能超过20桌,宴请超过3桌需要报备。

刘军坦诚,心里觉得有点亏。光过去一年,他送出去的人情就接近10万元。不过,他觉得整治“违规赈酒”非常有必要,“有些人情来往,称不上是人情,就是向别人要钱。”

在网络上,对于整治违规赈酒,绝大多数当地居民都深表支持。支持的原因是之前的人情来往,负担太重了;也有人问,能不能先缓一缓。理由也是之前的人情来往,负担太重,他们还没把之前的人情收回来。

行动

整治违规赈酒,这次动真格的了

3月26日,一封由澧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发出的题为“抵制人情风,留住人情味”的公开信张贴到了澧县各社区和各村镇。

公开信的第一段写道,“人情往来一直是中华民族由来已久的传统习俗。在交往日益频繁的今天,人情逐渐演变成铺张浪费、借机敛财、大操大办、相互攀比等不正之风,我们称之为‘人情风’。全县党员干部无不为人情所累,谈之色变,感叹人情猛于虎,成为社会之祸。‘人情风’整治,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在澧县开滴滴快车的司机罗洛(化名)说,一看到这封公开信,就隐隐觉得这场对“人情风”的整治“应该是动真格的了”。4月9日下午,罗洛载着记者从澧县县城出发,沿途看到多幅整治“人情风”及“违规赈酒”的横幅和标语。这些标语包括,“无事赈酒亲友怕,当面恭喜背后骂”;“违规赈酒是骗取亲朋好友的钱财”……一些小区物业也主动配合贴出标语,如澧县城西花满庭小区的佳美物业贴出了标语“违规赈酒,一律停水停电”。以往经常承接赈酒的星湘源等酒店也在醒目位置贴出告示“本店不承接非婚非丧酒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记者手上的一份细则显示,对在家里违规赈酒的:村(社区)干部要在路口拦截吃酒人员进行劝返,责成户主写检查,收缴罚款,在村广播会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城管中队对拱门、气球、舞台等予以收缴拆除并对出租者实施处罚;交警中队在主要路口设置路障,对吃酒人员机动车辆进行执法和酒驾检查。对在宾馆酒店违规赈酒的,也类似上面的应对办法。

罗洛对于“违规赈酒是骗取亲朋好友的钱财”很有感触。他说,“前年,我堂弟在家族的微信群里说他小孩满3岁赈酒,我问了句‘3岁赈什么酒’,他没回答,只回复了一个笑脸。这明显就是要钱嘛,但没办法,我还是去了,送了1000块钱人情。”

背景

“送两次人情一个月工资没了”

4月9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澧县津澧大道旁某酒店的后院,某酒店老板的蒋南国(化名)说,他的酒店有十多天没有承接赈酒的宴席了。

虽然对违规赈酒的整治,难免会影响到他的生意,但蒋南国还是觉得违规赈酒的整治确实有必要。蒋南国从一个人的出生算起,给记者历数了他曾经承接的各种赈酒:“满月酒、周岁酒、三岁、六岁、九岁、十二岁,再到三十六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一直到躺到棺材里,都有人赈酒;中间还有个最重要的结婚酒;还有近十多年来的升学酒,哦,还有乔迁酒、升职酒。”

蒋南国历数完各种赈酒后,在他酒店大堂等人的一个40岁左右的客人说他上一次赈酒是他33岁的时候,“那一年投资失败,背不住了,就提前3岁做了36岁(生日宴)。”这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客人说他和他的亲朋好友之间的人情比普通澧县人都要重一些,“一般很好的兄弟赈酒,人情起码都是两三万,表兄弟姐妹结婚都是5000起,现在起码有100多万元人情没收回来。”

因为送出去的人情太多,为挽回损失,当地有些人有时也只能找名目赈酒。网约车司机罗洛说,他家最近一次“赈酒”是去年秋天,他父亲60岁“大寿”。“本来是不赈酒的,但我们家已经五六年没赈酒了,再不赈酒就实在背(顶)不住了。我父亲本来指望我结婚时赈酒的,但我现在还单身,所以就以做寿的名义赈酒了。”罗洛说。

罗洛没透露去年他父亲赈酒,他家一共收回多少人情,但他肯定地说,相对他家付出去的人情,还是入不敷出。

尽管有人因为“人情没收回来”而希望对赈酒的整治能够“缓一缓”,但小渡口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樊哲平和洗墨池社区的工作人员王俊森非常肯定地说,据他们收到的反馈,绝大多数老百姓都非常支持,“我们基层公务员也很支持,像我们工资两三千块钱一个月,赈两次酒就没了。”

应对

有人支持,有人躲到邻县赈酒

整治行动下,当地的居民选择了不同的应对方式。在澧县洗墨池社区飘香墨池小区做铝合金门窗安装生意的刘军,于3月28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告示”,取消了自己的36岁的生日宴。

刘军是在洗墨池社区工作人员的动员下,选择取消了36岁生日宴的。不过,他同时也取消了自己办婚宴的计划。虽然,办婚宴并不违规,但洗墨池社区给出的指导人情是200块钱,这让他觉得办宴席还收不回本,干脆取消了。他打算跟妻子去旅游结婚。

“原本(结婚)是人生一件大事,想热闹热闹,可是为了配合当地政府的工作也只有委屈一下自己了。”4月10日下午,刘军说。刘军坦承,他心里觉得“很亏”。他算了下,最近三年,他吃的酒有近200场,平均每年60次,每个月5次,光去年一年,他送出去的“人情”就接近10万。

有人取消了赈酒,有人想到了去邻近的津市办。罗洛最近一次送人情,是4月4日。赈酒的老板(主人)是老家大堰镇的,他父亲让他去吃酒送人情。因为澧县在整治违规赈酒,赈酒的老板把酒席放在了津市某酒店,“我去了那里吃了酒都不清楚那家人和我家是什么关系。”

在邻近的津市和临澧赈酒,是澧县某些市民和村民的“对策”之一。经常接送客的罗洛说,还有客人虽然自己的子女还未高考,但已经提前在邻县办了升学酒了,“他们担心过几个月在隔壁县也办不了酒了。”

这样顶风赈酒的新动向,王俊森说他们已经注意到,除了安排社区工作人员值守本社区的大小酒店外,还安排社区的工作人员去邻县酒店巡查,“发现自己社区的群众,不管他是赈酒的老板还是去吃酒的,都劝回。”

“人情风”始于上世纪90年代

“赈酒”的“赈”在商务印书馆第6版的《现代汉语大词典》里,只有“赈济”这一个解释。但在澧县方言中,它有宴请的意思。

主编和主笔过《澧州史略》等多种著述的龚道育曾任澧县县委办秘书、常务副主任、县政协秘书长等职,颇通澧县文史的他认为在1990年代初之前,“一般的人情往来,是亲戚和最要好的朋友间的”。

龚道育认为正常的人情变成“人情风”,是上世纪1990年代初。“那时有单位的领导开始通过他的某个下属透露消息给其他下属,他的下属知道了,就都给他送人情”,“他的下属赈酒,他也会去回人情,而且还会在下属给他的人情上加一些,表面上看是给了下属面子,实际上也是暗示下属下次他再赈酒的时候,回给他的人情也要加一点。”

久而久之,人情越加越重,赈酒接客(请客)的范围越来越广,慢慢形成了人情风,赈酒在某些人眼里,不再是人情往来,而是敛财的手段。

潇湘晨报记者 刘建勇 澧县报道

三国挂机名将传内购破解版

碉堡三国破解版

天天打波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