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睡眠日谁动了我们的睡眠

发布时间:2021-01-05 11:44:46 阅读: 来源:冰垫厂家

世界睡眠日:谁动了我们的睡眠?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中国睡眠研究会将“关注睡眠,关爱心脏”作为睡眠日的中国主题,在这简单的口号背后,是一个严峻的现实: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这样那样的睡眠障碍,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坚信自己没有病,“不就是失眠多梦、打个呼噜、磨磨牙吗,这么多年我都这样过来了,没事!”很多人不以为然地说。   事实上,研究发现,世界上目前发现的睡眠疾病超过100种,其中85%的患者患有OSA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这是一个可能严重危害心脏,夺去患者生命的隐形杀手,很多人就是在不知不觉中“睡死”过去,医生表示,高秀敏、马季、罗阳等名人的去世都与睡眠疾病诱发的心脏病有关。   杀手: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你看他睡得多香!都打呼噜了!”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这样评价朋友和家人的睡眠。很多人总认为打鼾是个司空见惯的事情,也是睡得香的表现。殊不知在貌似平凡的打鼾声中,隐藏着许多潜在的危险。在打鼾的人群中,有许多人存在着睡眠过程中的呼吸停止,导致人体正常氧供受到严重影响,严重危害心脑血管系统,极易引发冠心病和高血压——这个隐形杀手的名字叫OSA,医学全称为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如果一个人在夜间睡眠过程中出现打鼾且鼾声不规律,呼吸及睡眠节律紊乱时,就要警惕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了。“马季老先生去世时就是在夜里睡眠过程中心脏病发作,还有航母舰载机总指挥罗阳、小品演员高秀敏,他们的去世都和睡眠问题诱发致命疾病发作有很大关系。”中国睡眠研究会的一位专家很确定地告诉记者。   那么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这个隐形杀手是如何“作案”的呢?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同仁医院的叶京英教授解释说:“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患者会在睡眠过程中反复地停止呼吸,这种情况每晚可以发生多达数百次,每次持续数秒至数分钟不等,令患者身体缺氧、血氧含量降低,严重影响血压以及大脑和心脏的正常功能。”那么在医学临床上如何甄别呢?据悉,通常以每晚7小时睡眠时间来计算,如果在这7小时睡眠过程中呼吸暂停反复发作30次以上或者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5次/小时并伴有嗜睡等临床症状,而每次呼吸暂停在10秒以上时,就可诊断为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据悉,很多人心脏病发作,威胁生命甚至死去都是在睡眠的时候。许多患者在夜里两点或者三点左右发病,因为在这个时候人的身体血液循环比较慢,易出现血流不畅、血栓等症状。有统计显示,我国每年因冠心病导致死亡的有100余万人,其中30%猝死于午夜到早晨6时;全球每天有3000多人发生与睡眠呼吸暂停相关的夜间死亡。此外,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可导致操作人员觉醒时注意力不集中、疲劳嗜睡、警觉度下降、反应迟钝、感觉和控制力削弱而易导致事故。国外专家研究了一系列车祸发现,83%的死亡事故都是发生在驾驶员睡着时,一些国外的重大航天、航海和核事故也多与操作人员睡眠疾病有关,因此欧美很多国家对职业营运司机每年进行一次“多导睡眠监测”以排查他们是否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危险:睡死过去的大有人在   睡眠疾病与躯体疾病相比更难发现,尤其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很多人都不清楚自己有,大多是同伴或者伴侣发现的。大多数人不以为然,认为“打呼噜能有啥事,又死不了人”,一些人则是因为多次“差点出事”被家人押送到医院治疗的。   3月17日,记者来到同仁医院,在那里举行的“第四届鼾症病友会”上遇到了张玉才(化名),他是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一位厨师,他说,自己打小就爱睡觉,晚上老打呼噜,上班后有时炒完菜就在操作间靠着睡一会儿,“那个劲一上来根本控制不住,因为睡觉耽误工作让领导批评过好几次,但没特别觉得是个事!”后来的一次遭遇改变了张玉才的看法。“2008年我和媳妇外出旅游,开着车在主路上高速行驶时自己居然瞬间睡着了。当时我们本该从最外侧车道下出口,结果车子却斜着滑向最里侧的快速车道,幸亏晚上没多少车,我老婆当时在副驾驶上,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把我拍醒,自己听她一讲真有点后怕。”在老婆的坚持下,张玉才到医院进行了检查,诊断结果是患有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引发日间嗜睡症状,现在的他每天晚上睡觉都佩戴呼吸机,“感觉好多了!”   与张玉才相比,另外一个患者孙刚(化名)就没那么幸运了,35岁的他是北京郊区的一名工人,心脏不好还常年打鼾,后来他爱人实在无法忍受,“押”着他到朝阳医院呼吸科。郭兮恒医生给出的诊断是患有严重的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当时他的症状非常明显,我很认真,很严肃地告诉患者,必须重视必须尽早治疗,否则睡眠过程中一旦引发心脏病发作会非常危险!可是患者却说:‘我们厂里的工人都打呼噜,没事!’他们后来再也没有来过,直到两年后,患者的姐姐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在一个冬天的夜里心脏病发作去世了……挂上电话,郭医生心情难以平静,在他的印象中每年自己都会遇到三四个患者拒绝治疗,拖延出事失去生命。“作为一名医生我很痛心,也感到很无力,因为这个病并不难治,诊断出来后只要配合治疗就可以控制!”   担忧:病因往往被患者忽视   同仁医院的叶京英医生对公众漠视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同样深有感触,“我曾经有一个患者就是这么糊里糊涂地睡死过去的,他是黑龙江省的一个县长,利用来北京开会的时候来同仁医院进行了一次检查,诊断出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他在当地没有条件治疗,原本计划请假来北京治,可是出发前有一次应酬喝酒后,他就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着了,再没有醒过来,第二天一早被同事发现已经死亡。”   几年前,同仁医院曾经在北京郊区的一个村子进行过睡眠普查,全村300多人免费接受睡眠监测,发现有1/3的人打鼾,患有不同程度的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当时我们的医生在现场就多次和村干部讲要重视,希望他动员村民来医院看病,可是后来一个来的都没有!”叶京英医生无奈地回忆说。世界睡眠日成立已经13年,进入中国已经10年了,很多医院都开设了睡眠中心,但仍然有很多公众忽略睡眠疾病,睡眠疾病与人体健康关系重大,千万不能忽视。叶医生呼吁,也许你在深夜失眠白天嗜睡,也许你的父母经常打鼾半夜惊醒,请不要忽视,早些去医院进行科学的诊断和治疗吧,正所谓“打呼噜真是病,弄不好就要命”。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从今天起重视睡眠疾病,尤其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这个隐形杀手,早些去医院进行科学的诊断和治疗吧。   ■记者体验   睡眠监测下的难眠夜   在一个钢筋水泥包围的大都市,很多上班族、白领的睡眠或多或少都有问题,那么如何界定自己是否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呢?记者按照自我检测办法进行测试,评分结果是5分:“您可能患上了睡眠呼吸暂停,建议立即咨询医生”。带着疑问、好奇以及些许恐惧,记者来到朝阳医院睡眠中心,进行了全称为“多导睡眠监测”的专业睡眠监测。   做梦过程都可用仪器监测   日前的一个周五,记者于晚上9点30分准时来到睡眠中心。在一个独立的小院里,有5个独立的监测室,已经有3位病友进入了监测状态,他们每人的头部都粘连着十几根电级导线,鼻腔里插着气管,胸部也被捆得结结实实,直直地躺在狭小的病床上,他们都有些身体僵硬,神色紧张,看上去像遭遇车祸或者生命垂危的病人正在接受紧急治疗(如图)。   据朝阳医院呼吸科的郭兮恒主任介绍,1982年,协和医院最早将这套系统引入中国开始对患者进行睡眠监测,它可以提供脑电图、血氧饱和度、睡眠体位、口鼻气流、鼾声等10项数据,来综合判断患者是否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郭教授随后带记者来到“中控室”,这里的医护人员通过摄像头24小时监控患者,因为有些严重的患者会出现肢体运动,或会突然从床上摔下来,甚至梦游等症状。郭主任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条条曲线,向记者解释所代表的参数:“如果一个人出现呼吸暂停,数据曲线就会呈现蓝色波动,”他兴致勃勃地说,“就连一个人睡眠中做梦的活动过程都能通过仪器监测出来”,这让记者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迫不及待地想进入属于自己的小屋接受监测。   检测费用已列入医保报销   随后,医生们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将一根根金属导线粘在记者的脸上,金属触点的冰凉感提示记者,接下来不是在自家床上休息,而是要配合治疗的睡眠。此时,记者开始担心会失眠或半夜醒来,导致监测失败。经过简单的适应后,记者很快进入梦乡,最后一次看时间为10点22分。等记者再一次看时间时,已是凌晨1点40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真的半夜醒了。记者极力克制自己不去拿手机,怕一旦打开又会上网或刷微博到天亮。但最终还是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了微信,此时立刻引来很多惊讶的回复,原来很多朋友像记者一样,凌晨依然没睡,还在看微信刷微博。随后记者再次睡着,但大概两个小时后再次醒来。此时已经是凌晨5点,窗外偶尔传来马路上汽车经过的声音。早上6点半,大夫如约而至,拔掉导线,测试结束。   记者来到中控室,看到另外一位来自云南的病友的睡眠参数,他一晚上呼吸暂停了100多次,而正常人每小时不超过5次。与他相比,记者还算健康的,只是口鼻气流有些问题。由于准确的数据监测分析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记者并不知道自己的梦有没有被记录下来,但有生以来最有科技含量的这次睡眠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记者了解到,这样一次测试大概的费用在500元至1000元之间,已经列入医保报销范围。患者也可以从医院领取简便的仪器回家测试,在一个熟悉的环境,患者也许更自然,测试结果更准确。   ■数据分析   我国有各类睡眠障碍者占人群的38%,高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   中国人平均睡眠时长为8小时50分钟,49.9%的中国人起床后有疲惫感   100个中国人中有14个凌晨12点尚未睡觉   43.2%的中国人因上网聊天、玩游戏而晚睡   影响中国人睡眠的十大“杀手”:   突发事件家庭关系情绪   突发疾病生活压力   工作压力慢性疾病   伴侣关系虚拟关系性行为   (数据来自中国睡眠协会相关调查)   谁动了我们的睡眠?   “大夫,我老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还半夜老醒,难受死了。”3月12日,在同仁医院睡眠中心,一位从河北赶来的患者王保全(化名)向医生哭诉着。他体重达到了120公斤,患有严重的睡眠障碍。像王保全一样被睡眠困扰的大有人在,有的失眠,有的嗜睡,有的睡眠紊乱,有的磨牙,还有的人会发生肢体抖动。   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世界范围内约1/3的人有睡眠问题。目前已经明确属于睡眠障碍的疾病达80余种。睡眠障碍已经引起国际睡眠医学界的高度关注。2001年国际精神卫生和神经科学基金会主办的全球睡眠和健康计划发起了一项全球性活动,将每年的3月21日定为“世界睡眠日”。2003年,中国睡眠研究会宣布把“世界睡眠日”引入中国。(记者王海鹏)

大兴安岭产品设计

安阳工业设计

长治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