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博物馆之九尾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1:05:17 阅读: 来源:冰垫厂家

我是一只九尾狐,前些日子从一家博物馆的仓库里逃了出来,在我之前逃走的是只吸血鬼,可是他刚刚被抓回去了。为什么我知道?因为现在我藏身的地方,是世上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博物馆后门对面的公寓。

博物馆的后门用巫术店面掩饰着,实际上里面直通仓库,我已经迷惑过几个男人去打探过,不会有错,只可惜那吸血鬼不知道,刚才直接闯了进去。已经1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估计凶多吉少了。

主管博物馆的是个可怕的男人,对于他的来历等信息我一概不知,只知道他有种特殊的魔力,身上的荆棘纹身会脱身而出化为武器。当时我就是这样被他束缚住的,至今身上还留着被荆棘捆绑时刺出的伤痕,用妖力也无法修复,还时常带有灼痛感,像中毒般难受。

吸血鬼已经被抓回去了,接下来该到我了吧,尽管馆长大概猜不到我竟然躲在博物馆后面,可是我也不敢抱太大希望,逃跑前听吸血鬼说过,他为了逃避追捕,几乎销声匿迹绕着地球逃了一圈,可最后还是不知怎么被馆长找到了。单打独斗我肯定不是馆长对手,必须想个办法。

手机突然响起,那是约定的信号,我派了几个迷惑了的傀儡男人到正门看着,馆长一出门就给我消息,现在正是时候。我又叫一个傀儡开锁匠从那巫术店门偷偷潜入仓库,把里面铁笼的锁全部打开。里面的超自然生物对馆长恨之入骨,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联合起来,一起把馆长干掉,还我们自由。

不到10分钟,就有黑影陆续从后门出来,无头骑士、雪女、狼人、骷髅恶灵、女巫……,最后出来的是搀扶着重伤吸血鬼的开锁匠。我把大家都聚集起来,除了有些因为惧怕馆长的力量不敢逃跑的珍兽,其余我在仓库里见过的生物都到齐了。女巫为吸血鬼施法催生出利牙,恢复了原状。这是第一次大家忘记种族和仇恨聚在一起互相帮助,目标就是一起对抗那个夺去我们自由的男人。

藏身所已经容纳不住这么多的生物,雪女建议我们转移地点,同时寻找美杜莎壮大势力,我们一行人便往海边赶去。还没等我们召唤,美杜莎却像知道我们要到来一样,已经在等我们。我们正要商讨对付馆长的计划,这时海里一个黑影爬行靠近,直到爬到离我们不远的时候才发现那身影拖着一条满是伤痕的鱼尾,头上的卷发也断了好几截。

“不要相信她,那家伙是个冒牌货!”遍体鳞伤的美杜莎指着我们眼前那个完好的蛇发妖女艰辛地说。我不禁一个寒颤,一定是那男人来猎杀美杜莎的时候遇上了我们,便化成她的样子来骗我们自投罗网。

无头骑士在我思考之际举剑向冒牌货刺去,冒牌货没来得及反应被利剑穿破了眼窝,鲜血喷涌,惨叫声响彻海边。我们原以为冒牌货受伤后就会显出原形,可是没有如我们所愿,倒是插破冒牌货眼睛的利剑没来得及拔出,从剑尖开始迅速石化,一直到剑柄,再波及无头骑士的手腕,然后是整个身体,最后连他身下那匹战马也变成了石像。那分明是美杜莎的能力!我再转看地上重伤的蛇发妖女,已经没了踪影。我们被耍了,刚才重伤的那个才是冒牌货,她故意挑拨我们互相厮杀,现在我们一下损失了两个成员。

这时我身上的伤痕突然疼痛难忍,我低头一看,那些荆棘留下的伤疤有节奏地闪着光,慢慢突破皮肤变成了实体,从我身体飞刺出去,瞬间绑住了狼人四肢,狼人用怪力与之抗衡,拼命想要挣脱,荆棘一下从我身上全脱离出来,化成千万根尖矛刺向狼人,与此同时数万把冒着寒气的利刃从天而降,在尖刺抵达狼人身体前切断了荆棘,我看看旁边,原来是雪女施的法力。荆棘迅速回收,高速旋转变成茧状,然后重新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我听到在场所有生物都倒吸一口冷气。

那个可怕的男人,分身一直附在我的伤疤里,监视着我的每一个动向,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他的追捕,原来只是他故意让我作为诱饵,等待着所有珍兽齐集的机会。男人左胸和左臂上的荆棘纹身蠕动着,从他肩膀上破皮而出,在他背后结成两张巨大的刺网,犹如一对恶魔的翅膀。骷髅恶灵见势不妙,从地下召唤出骷髅兵团,数不清的骷髅兵从个个方向包围着男人,我们伺机出手。然而那无尽的活荆棘飞速缠住骷髅兵,插入每个关节,只轻轻一扇,沙滩上骨碎一地。狼人冲上前,徒手抓住荆棘,招呼我们下手,吸血鬼化为无数蝙蝠阻挡着男人的视线,雪女用寒冰禁锢着男人的双脚,我现出真身和其他生物正要动手,不料从地下刺出数根尖矛,如蛇般捆着我们的身体,紧紧一勒,我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胸前一阵剧痛,软了下来,其他生物也是纷纷倒地。狼人双手已被割刺得见骨露肉,吸血鬼现形伸出利齿从后咬破男人的动脉,却被男人背后伸出的尖刺穿身而过,把心脏也连带出来。荆棘还要向雪女下手,这时不知哪里出来的一团黑火拦住了荆棘去路,黑火迅速蔓延,向男人攻去,男人眉间闪过一丝难得的惊恐,闪身化成荆棘,像烟雾一般散去,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沙滩上平静了,到处是重伤的珍兽。黑火渐渐聚在一起,从火焰中走出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长得跟馆长居然一模一样,他的右胸和右臂在燃烧,火焰慢慢烙进他的皮肤,变成了火焰状的纹身,他一声不吭,慢慢向我们走来。

招聘

找工作

招聘

找工作